信陽視窗首頁
新聞報料熱線:13837694459
當前位置: > 人物 > 正文

信陽潢川90后導演獲中國西部國際電影節大獎

2016-09-02 15:23 作者:xy 瀏覽 1914次
        8月19日至22日,由中國西部國際電影節組委會、中國高等院校影視學會、中國影視藝術協會、中國國際影視文化交流促進會、美中文化交流促進會等多機構主辦的第四屆中國西部國際電影節在中國敦煌舉辦。而在這一屆的電影節上有一位來自咱們大潢川的90后導演也獲得了大獎....

  知道這件事后,小編使出了“洪荒之力”終于聯系到了這位來自我們家鄉的電影人才,此人名叫朱曉龍,出生于潢川縣踅孜鎮,是位地地道道的潢川人。


  據了解:朱曉龍之前就讀于德國安哈爾特工業大學,現就讀于中國傳媒大學,在此次電影節上,朱曉龍導演參賽的作品是一部片長約兩個小時的劇情片,片名《幻滅與愛》,英文片名《81 days》;影片全片在中國四川省阿壩州藏羌自治區拍攝完成;耗時兩個多月完成素材拍攝;影片80%為藏語對白;影片講述了一位藏族少年為了心中的自由和遠大的抱負,在一個寧靜的清晨離開了他熱愛的草原,多年后他帶著滿身的滄桑和病痛又回到了這片既熟悉又陌生的草原上,可眼前的一切都變了,他失去了自己最愛的女孩,自己的親弟弟,甚至自己的父親,在接下來的日子里他在草原上重新思考生命的意義,81天后他帶著對生命的頓悟長眠于橫跨永恒之谷的彩虹下。


出生平凡卻志向高遠:

  我覺得現在談成就還算不上,只能說目前為止,憑借著自己的努力和執著得到了一點小小的回報。將來我希望自己能夠成為一名在國際上有影響力的職業電影導演。未來無論是拍商業片還是文藝片,我都希望觀眾能夠從我的電影中看到希望,看到對美好生活的希望,對正義仁愛的希望,對生命意義的希望,我想用電影使人們獲得更多的幸福感,我想用電影讓人們更加努力的追尋生命的真諦。

  因為我的家境不是很好,而且母親身體欠佳,等我從學校出來,我可能不能至始至終的一直拍電影,因為一部電影需要很大的投資,而且家里面也沒有人干過這一行,等于我從長輩那里沒有借鑒其成果的可能,他們也一直反對我做導演這一行,為此還鬧過很多不愉快,甚至有一段時間我覺得自己已經到了身心俱疲的地步,當時也很埋怨他們不理解我。有些人覺得我很叛逆,不能像其他的孩子那樣好好努力掙錢,只知道瞎折騰,可我不這樣認為,我不愿平凡的度過此生,錢不是不掙,我更希望自己用才華去掙錢,我更加看中的是精神層次而不是物質層次。我希望自己的一生充滿挑戰,充滿意義。電影就是我生命的意義,等待時機成熟時,我定向大家獻上一份視聽盛宴。

  我喜歡有骨氣,有社會責任感,再一個就是不以圈錢為目的的導演。最近有一個89年出生的導演叫畢贛,拍了一部叫《路邊野餐》的電影,整部影片投資不過20萬,但是這部電影在國際上獲得了很多大獎,在國內也有上映,不過排片量卻很少,很多影院都沒有排片,不知道我們潢川的電影院有沒有排片。這位導演是中國的新人導演,但觀眾可以從他的作品中感受到他的才華,他的自信,他的認真,自己不顧一切追求藝術的人格,我很佩服他,我也應該向他學習。


情系故鄉,第二部電影或在潢川拍攝

  我是出生在潢川縣踅孜鎮的一個村莊,高中時在潢高就讀,后來由于一些原因還在新一中待了一年,對于家鄉非常有感情。所以,第二部電影,我打算在我的家鄉潢川拍攝,有了第一部電影的經驗,第二部電影在前期準備上應該會有很大的提高,再一個就是潢川是我相對比較熟悉的地方,而第一部電影全片是在青藏高原上拍攝的,氣候不適應,語言不通,給影片的拍攝帶來了很大的阻礙。接下來,我已經正在籌備劇本,找一些能投資的人,爭取拿到廣電總局的拍攝許可,希望第二部在家鄉拍攝的電影能在院線上和大家見面。

  說到家鄉潢川,其實這座小城還是給我留下了一些比較深刻的印象。印象里最深的就是我們潢川的那條小潢河,記得在高二時期有一次中秋節晚上,大家都會在小潢河兩岸燃放煙花、孔明燈。那是我第一次目睹了小潢河兩岸燃放煙火的盛況,當時真的是為之陶醉。

  記得小潢河的岸邊長年生活著一個類似于漁民的群體,他們生活在船上,但聽說很少出去打魚,一度很好奇他們生活在那里的感受。而且我們潢川還生活著許多回民,算是一個多民族混居區了。這些我覺得都非常有意思。可能會作為電影背景和元素呈現在我第二部電影里!


  潢川還是一個具有幾千年歷史文化的古城,歷史上出過很多名人,比如看過羋月傳的應該都知道,春申君黃歇就是我們潢川老鄉。所以我覺得潢川有很多東西都是很值得推敲和挖掘的...
來源:未知

相關新聞

推薦閱讀

熱點專題

第3世纪电子游戏